Dix-sept

不想只是风花雪月
还想一起粗茶淡饭
过这人生

【嘉闻】哎呦(叁)

一一一

全是虚设

校园文

勿上升

不喜勿喷

一一一





经管学院三年一次的水运会到来的那一日,晴空万里。露天泳池周边早早便围了许多人,而离比赛正式开始还有三个小时。说来也怪,以往的水运会也没这么热闹,或许是正逢各院放假得闲,或许是今日的天气难得一见的甚好,又或许是今年参加水运会的选手颜值出众。

男生宿舍离露天泳池不远,难得一遇的清静早早地就被叽叽喳喳的叫嚷声打破了,就连一向睡意极好的焉栩嘉也被迫乖乖起床了。但他还是有些睡意朦胧,靠在床边看着赵让在这狭窄的地方走来走去:“赵让,你等下是有比赛吗?” 

“对啊,嘉哥,你记得去给我捧场,十点开始。”赵让终于停下来,摇头叹了下气,“本来想拿个奖,可昨晚我听说今年参赛的人实力都很强,这下难了。” “别丧气,有你嘉哥撑腰,没在怕的。”焉栩嘉起身,拍了拍赵让的肩,“你是谁?浪里小霸王赵让啊!”





等焉栩嘉和赵让到露天泳池的时候,泳池周边几乎是围了个水泄不通,他们好不容易才挤进去。赵让朝焉栩嘉比划了一下自己大概在第几道,便去换衣服了,焉栩嘉便往四周随便看看。周围大多数都是女生,当然也有少数男生,只不过女生的尖叫声已完全盖过了男生。“这不还没开始吗?这么激动……”焉栩嘉不是很能理解一个院的水运会有什么太大的可观性,说实话,若不是赵让在,他还不如去广场滑滑板。

快十点的时候,现场维护秩序的人员才开始干活,人群稍稍散开,给准备进行比赛的选手们让出一条路来。“哇塞,这次比赛的选手都好帅!” “对啊!你看那边长得最高的那个,听说叫什么‘浪里小霸王’赵让,真的好可爱喔!” “嗯嗯嗯!还有那个全副武装的男生,他真的好白好帅啊!只是他为什么穿遮全身的泳衣啊?!” “没露上半身不是更禁欲吗哈哈,不过他叫什么名字啊?” 

焉栩嘉听着身后的几个女生一直激动地对刚入场的各个选手的身份进行猜测,顺便抬头看了一眼那位全身黑泳衣的男生,他在一众选手里的确给人格格不入的感觉。谁呢?他也想知道。赵让在1道,焉栩嘉朝他招了招手:“赵让,冲啊!”赵让点了点头。而这突如其来的鼓劲把他周边的女生都吓了一跳,她们下意识看了一下焉栩嘉,然后又开始交头接耳,隐隐约约在说什么“这谁啊” “好帅啊” 之类的话。





裁判一吹哨,各泳道的选手纷纷纵身入水。焉栩嘉的视线刚开始是一直追寻着赵让的身影的,可没过多久,他的目光反而被那道黑影给吸引了。游得挺快的哈,虽然和赵让还有一个身位的差距,但实力不可小觑。而且,那道黑影还有越来越快的趋势,焉栩嘉自个在心里琢磨着,倒真还有些意思,小赵让有点危险喔!

不得不承认,赵让的“浪里小霸王”不是盖的,泳程过半,他始终领先,只不过体力似乎有些下降。与其相反的却是那道黑影,一直稳步前进,且与赵让的距离在不断缩小,体力似乎没有弱下来。“哇!那个好像是翟潇闻吧?” “对对对,他是不是要超过赵让了?” “啊!超过了哎!太优秀了吧!”周围女生的声音似乎渐渐远去,而此时的焉栩嘉脑中只有三个字: 翟潇闻。

居然是他!焉栩嘉看着翟潇闻的目光逐渐意味深长起来,没想到他看起来比自己还瘦,结果比自己还识水性。虽然前两次碰面并不算愉快,但不得不说他今天的表现很抢眼,蛮厉害的哈。他的目光继续追随着翟潇闻,看着看着发现有些不对劲,他皱了皱眉,小声嘀咕:“怎么慢下来了……”不过如果不细看的话不太看得出来,但他就是感觉翟潇闻好像突然游得有些吃力了。

最后的关头,赵让拼尽了全力以半个身位的优势领先翟潇闻取得了最后的胜利。整个泳池瞬间爆发出欢呼声,此起彼伏之间呐喊的都是赵让的名字。焉栩嘉自然为赵让感到开心,但是莫名其妙的,他此刻并没有多喜悦,反而更关心的,是翟潇闻。他的心中似乎有什么东西揪了一下,牵引着他向翟潇闻一步一步走去。





“翟潇闻。”这时候正坐在池边揉着酸痛肩膀、咬了咬牙的翟潇闻听到有人叫他,下意识抬了抬头,瞬间石化。焉栩嘉似乎看不见他愣住了的模样,将手中的一条干毛巾递给他:“擦擦吧。”翟潇闻伸手接过,直接挂在脖子上,换上个无比灿烂的笑容:“原来是小学弟,谢谢你啊。”

这时候的笑容有些刺眼,焉栩嘉实在想不明白,他的手臂肌肉应该是拉伤了,为什么他还在笑:“别叫我小学弟了,你也没比我大多少。”看着对方一下子没明白过来的样子,他边斟酌字眼边一字一顿地补充道:“所以,叫我名字就好,而且,你的手其实是疼的吧,你可以不用那么逞强的,你已经很厉害了,真的。”

翟潇闻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了,但莫名有些小感动,尽管这来自于只见过几次面的焉栩嘉。他没有出声,只是看着焉栩嘉,让焉栩嘉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话伤害到他了。仿若过了半个世纪,他终究还是又笑了笑:“这就是你刚刚见到我没叫学长的理由?”焉栩嘉听着这风马牛不相及的话,突然气不打一处来,他垂了垂眼眸:“那就当我没说过。”





虽然翟潇闻的事让焉栩嘉有些不快,也说不清为什么,明明才见过两面,明明自己恨不得躲得远远的,但又是不由自主地注意他、佩服他,甚至有些心疼他。不过人家都不在意,何必呢?不如找赵让庆祝,这才最重要。

“嘉哥!”赵让看到焉栩嘉手里拿着大包小包的食材和火锅底料推门而进的时候,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你终于回来了!” “虽迟但到!你今天得了奖,庆祝不能少!”焉栩嘉笑了笑,将手中的火锅底料递给他,“火锅嗨起来!”

不一会儿,房间里就充斥着浓浓的火锅味,隔着热气腾腾的水汽,两人面对面坐着,依稀看到对方被热气薰得有些红的脸,还有掩不住的笑意。如果有什么事不能解决,一顿火锅就好。比如今天和翟潇闻的对话给焉栩嘉带来的不快,再比如赵让今天领奖时没看到好兄弟的失落,也随着火锅里的荤素入腹,渐渐消散。

“不过,嘉哥,这样真的没事吗?”赵让看着剩下的残羹冷炙,还有尚留余温的那口锅,突然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嗯?”焉栩嘉显然不知道他在说什么。“我是说,咱们在宿舍偷偷打火锅,会不会被举报?我听说前几天有个宿舍打火锅,然后被举报给辅导员……”话还没说完,就传来了敲门声,还伴随着宿管阿姨熟悉的大嗓门:“你们这几个小兔崽子,还敢打火锅,给我出来!”

赵让和焉栩嘉当时吃火锅吃得有多爽,现在在辅导员面前写五千字的检讨书就有多痛苦。





翟潇闻拒绝了何洛洛一起去炉火山烧烤的邀请,一个人在校园里闲逛。其实手臂还是有点酸痛,今天游泳的时候的确是游得有点猛好像拉伤了些,不过他也都习惯了。总会有意外状况,这没什么,只不过,焉栩嘉,在他意料之外。

说实话,他和焉栩嘉已经有好些日子没见过面了,自打上次微信聊天之后,大家都似乎变得忙碌起来,只是偶尔会看看对方的朋友圈,也仅此而已。也不知道今天的水运会怎么就遇上了,似乎还不是很愉快,他还记得焉栩嘉离开时有些黯然的背影。

为什么呢?他见到自己的时候没叫学长,他不喜欢自己叫他小学弟,他给自己递干毛巾,但转身又说当他没说过。奇奇怪怪,之前每一次见到他都感觉他别扭得挺有趣的想逗逗他,这次一见他却好像正经了起来。哪里不对呢,他想不明白。

[焉栩嘉,有空吗?]

[我有事找你,你出来一下?]

[我在3栋楼下等你]

??????翟潇闻莫名地有些失落。

焉栩嘉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口袋里的手机振动了三次,有人给他发信息?于是下意识把手伸进去想看看是谁。“检讨书写完了?就想玩手机?”辅导员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他的身边,吓得他连忙缩回了手:“快了快了,没有的事。”赵让看了看他,又低头赶紧写自己的检讨书。





两人结束五千字的检讨书回到宿舍时,已经累到不行,直接躺床上了。焉栩嘉这才想起来之前一直振动的手机,他打开一看,❗️❗️❗️给他发了三条信息,而且对话框里明显显示“对方正在输入”。翟潇闻找他?他现在不会还在楼下等吧?不过自己刚刚上来的时候没看到啊?

[抱歉,刚刚看到消息,怎么了?]

[你不会还在楼下吧?]

[今天是我逾距了,对不起。]

焉栩嘉看了看刚发出的三条消息,以及对话框里一直没消失的显示“对方正在输入”,心中更是迷惑了,翟潇闻到底在想什么?

在他以为不会得到对方任何回应准备放下手机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自己的手机振了两下。

[焉栩嘉,我们明天中午谈谈吧。]

[今天,谢谢你,晚安。]

???焉栩嘉有些累了,他捉摸不透翟潇闻,但还是回了消息。

[好,晚安。]





“水晶球,你说,翟潇闻对我来说是好运还是坏运呢?你知道吗?”见床头的水晶球毫无反应,焉栩嘉最后只好对着它叹了口气,“生活不易,人心难猜,不如睡觉去。”

而他不知道的是,当他刚刚闭上眼的时候,水晶球突然发出了蓝色的柔光,恰三秒又灭。听说蓝色虽常常代表忧郁,但在某些特定的时刻,它亦可以代表好运。




评论(2)
热度(43)
©Dix-sep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