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x-sept

不想只是风花雪月
还想一起粗茶淡饭
过这人生

【嘉闻】哎呦(肆)

一一一

全是虚设

校园文

勿上升

不喜勿喷

一一一





中午十二点。钟楼。翟潇闻看着一步一步朝他走来的焉栩嘉,有些忐忑的心顿时平静下来。

“焉栩嘉。”翟潇闻开了口,却在对上对方眼睛的一瞬间又失了声,刚刚想好的措辞一下子就乱了。

“嗯?”焉栩嘉见他半晌没动静,还是忍不住出了声,“说吧。”

“只是习惯了。”翟潇闻顿了顿,却没再说下去。没头没尾的五个字,焉栩嘉却听明白了。

不是不疼,只是成了习惯。不是故作逞强,只是习惯了掩饰。不是不需要关心,只是习惯了一个人。笑脸相迎是习惯。不想别人担心也是习惯。

“谢谢。”谢谢你肯对我说这些。焉栩嘉突然就释怀了,他只是习惯自己疗伤,而并非拒绝他人的善意。想到这,他不觉朝翟潇闻笑了笑。

本来还想进一步解释,但看到焉栩嘉突然对自己微笑,翟潇闻就明白,他知道了。既是如此,便无须多言。看着在阳光下如此灿烂的笑容,翟潇闻从昨天开始的那些奇奇怪怪的情绪顿时消散了。他也回笑了一下。

钟楼是个好地方,诸事皆宜。





话一说开,人又开始没个正经。

“其实,小学弟,挺好听的。”翟潇闻手里拿着从小卖铺里买的可乐,边说边和焉栩嘉朝操场走去。

“不好。”焉栩嘉立马拒绝,仰头喝了一大口可乐。之前每次翟潇闻这样叫他,他就觉得自己莫名其妙小了许多,而对方好像在占自己的便宜。

“为什么?之前我也是这样子叫你啊,你那时可不反对。”翟潇闻倒真想知道缘由,昨日想了一宿,还是百思不得其解。

“就是不好。”焉栩嘉捏了捏手中的可乐罐,“之前是看在你是洛洛的舍友的份上给你面子,才没拒绝。”

??????难道他现在就不是洛洛的舍友了吗?翟潇闻抽了抽嘴角,人类迷惑行为。

“行,这个暂且不提。”翟潇闻似乎又想起一件事来,直接上前拐了个弯,阻了焉栩嘉前进的步伐,然后直直看向他,“这几个月,你没有故意躲我吧?”

“没……没有,怎么可能。”焉栩嘉愣了一下,连忙否认。而心里却在吐槽,怎么可能没有?之前两次碰见他,都没有什么好事,自然要躲他。

信你个鬼。翟潇闻倒也没有戳穿他,只是看着他把剩下的可乐咕咚咕咚喝完,可乐罐在空中画了一道优美的抛物线,然后稳稳地落到垃圾桶中。

原来,焉栩嘉喜欢喝无糖可乐,和自己恰恰相反。





“嘉哥!”焉栩嘉一打开门,就看见赵让扔下了刚刚还一直抱在怀里的海绵宝宝,兴奋地跑到自己跟前,“这周六去话剧社的舞会吗?”

“不去。”虽然这会儿他心情正好,但他一向不喜欢参加这些活动,便毫不犹豫地回绝了赵让。

“一年一度的哎,去年的我们就没去,多可惜啊!而且我听说今年舞会与去年舞会相比,是有过之而不及,免费吃喝,多好啊。”赵让早就料到焉栩嘉会是这种反应,并不意外,但他不放弃。

经历了在焉栩嘉的耳畔喋喋不休而对方依然无动于衷之后,赵让咬了咬牙,不得不使出杀手锏:“听说只要参加这舞会并获得第一名,就可以获得一块独家定制的表。”

“表?”焉栩嘉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去!早说这个不就完了?”

赵让一脸无奈,嘉哥,本来想给你一个惊喜的,现在没了,你开心就好。





与此同时,类似的场景也在另一个宿舍发生。

翟潇闻刚回宿舍坐下没多久,屁股都还没坐热,就感觉眼前一黑,何洛洛过来抱住了他:“小翟,陪我一起去周六的舞会呗!”

“好好说话。”翟潇闻将何洛洛从自己的身上拉下来,让他乖乖坐着说话,“什么舞会?”

“话剧社的舞会啊!”何洛洛见他一脸茫然,不禁吐槽,“去年的那场轰动全校的舞会,难道你忘了吗?你居然不知道?”看到翟潇闻连连摇头,何洛洛扶了扶额,将一张海报递给他。

翟潇闻伸手接过来,略略瞟了一眼,具体内容没看清楚是什么,但上面“免费吃喝”四个字却一下子晃进了他的心里。

“去!有吃有喝!干嘛不去!”翟潇闻笑了笑,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

何洛洛一脸无奈,这小子还真吃这套。





周六。晚上七点半。话剧社舞会。

“赵让。”焉栩嘉看着好几个身着西装或是小礼服的人从自己身旁经过,突然觉得有些不太对劲,“这个舞会都穿这么正式吗?”他边说边下意识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上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衬衫和牛仔裤,突然感觉自己仿佛走错了地方。

“这不打紧。”赵让完全没把这当回事,还给他指了指自己身上穿着这套海绵宝宝睡衣,“这舞会很随意的,喜欢穿什么都可以的,只不过大多数人选择穿正装罢了。”焉栩嘉勉强挤出个笑容,虽然很想相信他,但它这身海绵宝宝睡衣,的确是目前为止他看到的所有着装里面的一股清流。

“什么时候开始啊?”话剧社舞厅里的人越来越多,焉栩嘉看着这形形色色的人,突然就有些困了,开始构想着那块表的模样。

“不急,先填饱肚子再说。”赵让拿起一个香喷喷的汉堡塞进嘴里,说话都有些含糊不清。难怪来之前本来约好一起吃麻辣香锅的,他临时反悔了,还说什么吃太多不宜消化会影响跳舞,偶尔吃吃草而有利于身体健康。此刻,焉栩嘉看着他吃汉堡,吃鸡腿,吃披萨,还喝了三罐雪碧,心拔凉拔凉的,感觉被深深地欺骗了。

焉栩嘉拿了杯鸡尾酒,抿了几口,便又往四周看了看,却一下子看到个两个熟悉的身影。





“洛洛,潇闻,还真是你们。”焉栩嘉的突然出现让两个正吃着甜品不亦乐乎的人吓了一跳。

“嘉嘉。” “焉栩嘉。”两个人同时惊呼出声,“你怎么也来参加舞会?”

“听说很有意思,就来了。”焉栩嘉笑了笑,反问道,“那你们呢?”

“有吃有喝的呗!”翟潇闻一句轻飘飘的话,成功地把焉栩嘉噎住了。

“所以你们来这就是为了吃的?”焉栩嘉突然想到了刚刚吃得狼吞虎咽的赵让,下意识又朝赵让的方向瞟了一眼。

“我不是。”何洛洛摇了摇头,还顺带指了指一旁的翟潇闻,“小翟才是。”

这下,焉栩嘉看翟潇闻的眼神逐渐变得意味深长起来。





突然之间,周边一下子暗了下来,所有人的感官在这一刻都放大开来。不知道是谁突然往这边挤了一下,焉栩嘉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有一个人撞进了他的怀中。





他突然很想念床头的水晶球。




评论
热度(38)
©Dix-sep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