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x-sept

不想只是风花雪月
还想一起粗茶淡饭
过这人生

【嘉闻】哎呦(伍)

一一一

全是虚设

校园文

勿上升

不喜勿喷

一一一





“小伙子,怎么了?”

“老板,这个水晶球从昨天开始就一直闪一直闪,怎么回事啊?”

“我看看。”

周日本该一如既往,是清清静静的一天。却没想到,幸福街老店在周日还能迎来客人,而且算是半熟的人。

老板接过焉栩嘉递过来的水晶球,扶了扶眼镜,仔细端详了一下。水晶球的确是一直闪一直闪,原本就是透明的,现在却会间歇性的发出淡粉色的光,不知道在预示着什么。他皱了皱眉头,赶紧从抽屉里抽出了一本积灰已久的老书,翻了起来。

焉栩嘉现在头还有些疼,今天一大早就抱着床头的那个水晶球一路狂奔到这,就是希望能好好补救它。自从前一晚的舞会结束之后,它就仿佛出了故障,闪光一直不停,晃了他一整晚上,没睡好。

想到这,他又叹了口气。他可盼望着这水晶球给他好运连又连呢!





“原来如此。”老板满意的点点头,合上了那本年代久远的书,“果然和我想的一样。”

焉栩嘉显然满头问号:“它怎么了?”

老板笑了笑,却没有顺着他的话,反问他:“你昨晚发生了什么?”

“昨晚?”焉栩嘉仿若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般,不知道他为何如此问,“舞会……”

“对!就是舞会!这就是关键!”老板一边小心翼翼的托着水晶球,一边指着它给焉栩嘉看,“这个水晶球比较特殊,之前说会给你带来好运,但具体不知,现在看来……”

“如何?”

“粉色的闪光,是爱情。”

焉栩嘉看向此时一脸笑呵呵的老板,想起昨晚的舞会,感觉自己头都要大了。





周围忽然暗下来的时候,感觉有人撞进自己怀里的时候,焉栩嘉整个人都是懵的。

不过,当时懵掉的不只有他一个人。

翟潇闻整个身子都是僵硬的,他感觉自己以一个奇怪的姿势在另一个人怀里。太丢人了,他不禁在心里暗骂着刚刚不长眼的挤自己的人。

不过,是谁啊?

焉栩嘉和翟潇闻都很默契地既没有出声,也没有动。但与此同时,他们又感觉对方好像是熟悉的人。难道是……

两人脑袋飞速旋转,根据灯暗下来前的场景,就在自己附近的,且最有可能的人,是……

“何洛洛?”两人同时略带试探性地问道,然后又愣住了。而耳边刚好响起何洛洛熟悉的呼唤:“嘉嘉!” “小翟!” “奇怪!人咧?”

“翟潇闻?”

“焉栩嘉?”

两人突然感觉自己的心漏了半拍,几乎是同步地条件性地推开了对方,顿了几秒又开始说抱歉。

也许是因为看不见,却能感到对方的呼吸近在咫尺,此时此刻,有些暧昧。





当四周的灯光再次亮起的时候,舞会伴奏曲也随之响起来,周围的人都已经开始随着旅律跳起了舞。而焉栩嘉和翟潇闻仿佛被施了定身咒,一动不动的。

“嘉哥!”赵让不知从哪冒出来,拍了拍焉栩嘉的肩,“看什么呢?”然后,他顺着其视线望去,几乎惊呼出声,“翟大神???学霸怎么也在这啊?!”

两人顿时反应过来,一下子尴尬万分。翟潇闻强装镇定地朝赵让点了点头,便转身去找洛洛了。

“没看什么。”焉栩嘉一阵懊恼,“舞会是正式开始比赛了吗?”

“倒还没有,现在是自由舞,主要是热身的,这段过后,就开始正式比赛。”

“行,咱俩准备准备。”

焉栩嘉深呼吸了一口气,周边已没了翟潇闻的身影,他看了看赵让,心终于有些平静下来。





“小翟!你刚刚去哪咧?找你好久都没找到。”何洛洛看到翟潇闻出现在自己眼前时,口吻全是抑制不住的喜悦,“不过,嘉嘉咧?”他边说着边又继续用目光搜寻焉栩嘉的身影。

“没去哪,就是不小心被人挤了一下。”翟潇闻顿了顿,“他和他朋友在一块。”

“这样啊。”何洛洛收回了目光,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那咱们去跳舞吧!”

“……”翟潇闻还来不及拒绝,就被何洛洛拉进了舞池中央,顿时满头黑线。

这怎么跳啊,平时唱歌还行,但很久没跳过舞了。他不禁在心中长叹一声。

何洛洛见翟潇闻一脸的茫然,觉得他可能是不太习惯:“小翟,别紧张,放轻松,跟着你洛洛哥就行,而且……”

他突然压了压声音,又朝翟潇闻凑近了点,一脸的真挚:“舞随便跳跳,得第二名就好啦,听说奖品是一张潮流鞋展门票呢!”

随便跳跳???

来不及多想,自由舞已终了,而比赛开始了。





颜值高的人总是引人注目,而帅哥和帅哥一起跳舞,就更是自成一道风景线。

蓝色多瑙河圆舞曲响起来,舞池里的人已律动起来。

其实焉栩嘉不是第一次听,儿时学钢琴时最熟悉的旋律,但现在却对他来说似乎很陌生。他真的不会跳舞。

而且,两个男生一起跳,确实有些古怪。

赵让没想那么多,已经忘情地跳了起来,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

跟着感觉走,跟着赵让走,便可。焉栩嘉似乎受到了感染,僵硬的身体逐渐放开来。

两人虽然跳得并不是很出众,但却因为穿着与众不同,反而吸引了更多人的注意,莫名给人些别样的感觉。

同样吸引很多人目光的,还有翟潇闻和何洛洛。

他们虽然跳的毫无章法,但似乎天生就是跳舞的料,配合的极好,给人极妙的视觉盛宴。

如果能这样一直跳下去就好了,便没有后来的事了。





“本次舞会比赛的第一名是——翟潇闻和何洛洛队,其次是——xxx和xxx队,第三名是——焉栩嘉和赵让队!恭喜!”

欢呼声、尖叫声充斥着舞会,然而,焉栩嘉和何洛洛脸都黑了。一个没得到自己心心念念的表,另一个错失了自己觊觎已久的鞋展票,两人深受打击,蔫了。

赵让拍了拍焉栩嘉的肩膀以示宽慰,他一向只是享受过程,并不在乎结果,最多就是为自己的好兄弟可惜罢了。

而翟潇闻同样对这些奖品一向没有什么感觉,哪怕此刻他手中接过的是焉栩嘉梦寐以求的表,但于他而言,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反而他对第三名的奖品比较感兴趣,免费的鬼屋体验券哎,多值得!





“换不?”

还没来得及反应,焉栩嘉的眼前就递过来一块表。他抬头一看,是翟潇闻。

“嗯?”

“洛洛用不着这表,我也是,但你获得的免费的鬼屋体验券对我来说,比较有意思,所以……”

这一瞬间,世界仿佛静止了。

不知过了多久。

“换吧。”

互换的那瞬间,两人心如镭鼓。





后来的后来,便是如此。

焉栩嘉还是觉得很不可思议,更确切地说,是难以置信。

照老板的意思是,他是对翟潇闻动心了。

这也太扯淡了吧。

“那这个水晶球还能正常不?”

“可以是可以,但最好减少遇见对方的频率,它就不会经常发出闪光了。”





减少遇见吗?焉栩嘉在回宿舍的路上一直想着,无果。




评论
热度(28)
©Dix-sep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