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x-sept

不想只是风花雪月
还想一起粗茶淡饭
过这人生

【嘉闻】哎呦(陆)

一一一

全是虚设

校园文

勿上升

不喜勿喷

一一一





很快,期末复习周来了。

大学生平日里再过得浑浑噩噩,这时候也总会临时抱抱佛脚,好好度过期末复习周,而图书馆往往就成了大家心中的复习圣地。

然而,位置是真的难抢。

翟潇闻作为一名赖床十级选手,苦恼了。

“洛洛,你明天多少点起床?”

“八点吧,咋啦?”

“图书馆七点开门哎,你不起早点去占位置吗?”

正在逛某宝煎蛋器的何洛洛顿了顿,歪头想了想,便无所谓地摆摆手:“没事,在宿舍就好啦。”

算了,翟潇闻心想,还是多调几个闹钟好了。





周一早上六点半,焉栩嘉手里拿着一袋刚出炉还热气腾腾的灌汤小笼包,挤上了最早的一班校巴。他平日里皆是步行,搭校巴算是本学期第一次,不过,现在的感觉并不好。

司机师傅是个老手了,把校巴开得贼快,但中途每次突然停下来的时候,车里的人都晃荡了一下,焉栩嘉更是直接撞到了前面一个戴帽子的男生。那个男生倒也没吭声,反而让他怪不好意思的。而当他第三次撞到前面的男生时,校巴刚好到站了,那男生终于忍不住转过头来。

“抱歉,”焉栩嘉低下了头没看那男生,直接将手中的灌汤小笼包递了出去,“这个就当我赔罪了。”

半晌无人应,他终是忍不住抬头看了一下,刚想说的话直接咽了回去,心里复杂万分。之前舞会后,为了让自己的水晶球恢复正常,他将自己那些莫名其妙的喜欢悄悄藏了起来,却没想到,千躲万躲翟潇闻,还是在这里遇上了。

翟潇闻也没想到,但也只是安静地看了他一会儿,便拒绝了:“不用了,你留着吧,我吃过了。”

略带疏离和冷漠的语气让焉栩嘉无所适从,他轻轻地嗯了一声,便将手放下,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心里有些失落。

“那两位同学,终点站了,还下不下车的?我忍你们很久了……”最后还是校巴司机的大嗓门打破了这个僵局,两人似乎才想起正事,匆匆下了车。





两人一前一后地走着,过往的人行色匆匆,焉栩嘉看了看走在他前面一声不吭的翟潇闻,突然间就想起来这几周的事。

[焉栩嘉,一起组队参加企模吗?]

[抱歉啊,我已经和赵让报名了。]

[焉栩嘉,打王者吗?]

[呃……我刚刚躺下……你找洛洛吧……]

[焉栩嘉,打篮球吗?]

[我现在在外面……要不你找找其他人?]

……

说来也怪,舞会之后,翟潇闻不知道抽了什么风,突然对他热情起来,几乎天天都主动给他发消息。他刚开始还以为对方是三分钟热度,却没想到却坚持了整整一周,以至于后来一有手机震动,他就以为是❗️❗️❗️发来的消息。

他虽然每天以各种借口婉拒了整整一周,但始终还是良心不安。后来连何洛洛都看不下去,在微信里狠狠的骂了他一顿,然后把他拉黑了。

他好像,是太过分了。

“翟潇闻,”前面的人的脚步顿了顿,焉栩嘉三步并作两步,快步走到他跟前,“对不起,我承认我那时候有些东西想不太明白,在故意躲你。”

翟潇闻没说话,看见他手足无措的模样,突然就咧嘴笑了笑:“我觉得,现在更重要的,应该是占座吧?”然后拉开了些距离,转身就直直地跑进图书馆了。

惨了……焉栩嘉随后也跑了进去,满脑子想的却是,刚刚翟潇闻还挺可爱的。





焉栩嘉最后是在二楼书库里的小二层落座的。

复习周的大学生真可怕,这会儿才刚开馆没多久,图书馆黑压压的全是人了。焉栩嘉还是抱着不放过任何漏网之鱼的态度寻寻觅觅,最终才找到现在这一隅的。

他简单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对面的桌子上放着一本打开着的书,很显然,主人只是短暂地离开了一下。他也没多想,放下书包,就把马原拿了出来,开始低头认真复习。

翟潇闻回来的时候,看到自己对面原来空空如也的位子上已坐了人,还是个看书看得昏昏欲睡的人,突然起了些逗弄的心思。

打磕睡磕到桌子上时,焉栩嘉一下子清醒了大半。他条件反射地抓住了桌面上的书,把脸埋进了书里。

然后他越看越不对劲,这本书的内容和马原半毛钱关系都没有。难道自己之前拿错了?不应该的啊!他看了一下封面,“金瓶梅”三个字让他的心颤了颤。到底是哪个小王八羔子把他的书偷偷换了的!他的目光逡巡了一下四周,最后停在了对面那个此刻拼命闭紧嘴巴忍住笑意的人身上。

他就知道!翟潇闻不会这么轻易地放过他的!不过与他之前对对方的态度一比,这恶作剧并不算过分,反而有些小孩子气,让人没办法生气。

焉栩嘉鬼使神差地从兜里掏出手机,点开了与❗️❗️❗️的对话框。

[所以,气消了吗?]

[我们这下算扯平了吗?]

然后静静的等翟潇闻的回复。

然而,翟潇闻像是完全没察觉到一样,依然沉浸在自己的复习天地里,偶尔转转笔,又笑一下。

没得到任何回应的滋味的确不好受,焉栩嘉叹了口气,将《金瓶梅》放于一旁,从自己的书堆底下寻回了马原,又复习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焉栩嘉感觉自己的手机好像振动了一下,他打开一看,上面共三句话:

[没消。]

[没扯平。]

[中午请我喝加酸奶爆珠的蓝盐气泡水吧。]

他抬头,看见对面的人朝他挑了挑眉,心情顿时明媚起来。

[好。]





“哇!焉栩嘉!这个气泡水绝了!”翟潇闻吸了一口蓝盐气泡水,感觉整个人都要飘起来了。此刻的他眼尾微红,双眸都有些亮晶晶的,在阳光下煞是好看。

“嗯!绝了!”焉栩嘉什么也没点,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却也能想象出来大概是什么味道。

不多儿会,翟潇闻突然间停下来问道:“焉栩嘉,你知道我为什么舞会之后突然对你那么热情吗?”

焉栩嘉摇了摇头,心里头却揪了起来,这一瞬间,他又渴望得到一个答案,却又害怕这答案会让他不满意。

“因为啊,”翟潇闻摇了摇剩下的一点点海盐汽泡水,递到焉栩嘉面前,示意他喝,“你先尝尝这个气泡水,尤其是里面的酸奶爆珠。”

焉栩嘉接过来,倒没有嫌弃和翟潇闻共用一根吸管,轻轻吸了一口气泡水,里面混合的酸奶爆珠经舌头微微捣鼓,圆圆的一颗颗便爆开来,里边酸奶溢出,给舌尖极度的酸爽。

“是不是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经外力的稍微作用,就绽放开来,散发出酸酸甜甜却又让人上头的味道来?”

焉栩嘉垂头想了想,挺贴切的,但总觉得翟潇闻想讲的重点不是这个。

“这种感觉就是舞会后我对你的感觉。”

这一瞬间,焉栩嘉感觉自己的心里似乎开始放起了小烟花。

“我想我可能是喜欢上你了。”

“所以我才主动去找你,想给自己个机会。”

翟潇闻想到这,表情略带苦涩。

“我真的没想到你拒绝了我整整一周。”

“当时我就想,我是不是忽略了一个前提——你会不会喜欢男生。”

“但我现在还是想试一下,”翟潇闻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满是期待地望向焉栩嘉,“我可以当你男朋友吗?”

焉栩嘉被这突如其来的告白搞得一愣一愣的,但他能将自己此刻这颗倍速跳动的心听得一清二楚。他又何尝不是这种感觉呢?但却不愿意承认,一躲再躲,以为这样便可归于正轨,但明显事态脱离了掌控。

“可以。”

本来不抱希望的翟潇闻听到这两个字,一下子笑得眉眼弯弯的。





那天午后,两人仍是在图书馆度过,却也是生平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复习效率这么低下。

所以说,美色误人啊。

水晶球不正常就不正常吧,现在这样刚刚好。




评论(2)
热度(32)
©Dix-sep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