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x-sept

不想只是风花雪月
还想一起粗茶淡饭
过这人生

【嘉闻】哎呦(捌)

一一一

全是虚设

校园文

勿上升

不喜勿喷

一一一





“妈,小笼包怎么做?”

“小笼包?你想吃直接去买就好了,别折腾了。”

“可是我想自己做……”

“……”

在翟潇闻的软磨硬泡之下,翟母实在拗不过他,才答应教他:“先说好,好好做小笼包,别把人家给吓跑,过年的时候把人带回来给我们瞧瞧。”

“哪来的什么人,”正喝着水的翟潇闻一下子呛到了,耳朵有些发烫,但嘴上还不甘示弱,“妈,你别瞎说。”

“少蒙我,什么时候见你这么上心过,”电话那头的人说着说着语气都不觉愉悦起来,“开始吧,先和面……”

“好。”





“谁啊?”敲门声响起的时候,焉栩嘉还在半梦半醒之间,但赵让不在宿舍,他只好边打哈欠边去开了门,然后怔住了,“潇……闻?”他赶紧又揉了揉眼睛,才确定眼前这个手提一食盒正看着他挑眉的人正是翟潇闻本人。

“怎么?”翟潇闻看他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倒有点可爱,于是靠在门边,想逗逗他,“刚起床?”

“嗯……”焉栩嘉此刻的肠子都悔青了,就不该赖床,就不该听到敲门声马上去开门,就不该没有好好收拾一番才去见人。他已经能想象都此时站在男朋友面前的自己要多邋遢就有多邋遢。

翟潇闻看他一脸窘迫,便拍了拍他的肩,走了进去:“没事,哥不嫌弃你。”

你不嫌弃我还嫌弃呢……焉栩嘉听着心里越发觉得丢脸丢大发了,扔下了一句“你随便坐吧”便冲进了厕所。

翟潇闻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真没想到焉栩嘉平日在宿舍里是这副德行,还挺有趣的。随后,他便找了个小板凳坐下来,然后将食盒放在小桌子上,静静地等焉栩嘉过来。





焉栩嘉在翟潇闻旁边坐下来的时候,已经换了一身干净清爽的白衬衫,头发也明显打理了一下,整个人看起来顺眼多了。

在翟潇闻的眼神示意下,他轻轻地揭开了食盒的盖子,一下子扑面而来的香味让他呆住了,里面整整齐齐地摆着十个小笼包。虽然其中有几个小笼包长得一言难尽,但总的来说,卖相还是不错的。

翟潇闻见他看了半晌也没动一下,便用筷子夹起其中最大的那一个小笼包递到他嘴边,看向他的眼里满是期待:“快尝尝好不好吃?”

焉栩嘉最受不了翟潇闻这样看他,自己一看到翟潇闻那双亮亮的眼睛,就好像被人下了蛊一般,不知不觉就张开了嘴巴,将小笼包一口塞进去。

虽然小笼包的皮还有点厚,但咬下去的时候,香味顿时充盈了整个口腔,馅是真香,咽下去之后还让人回味无穷。

“好吃!”焉栩嘉由衷地竖起了大拇指,“在哪家买的?我以后多去光顾一下……”

话音还未落,就被翟潇闻毫不留情地打断了:“我家的。”

“……”焉栩嘉显然怔了一下:“你家开了包子铺?”还没等到对方的回应,自己先否定了,“不对,难道是你做的?”

翟潇闻对上他询问的眼神,倒是一脸坦然地点了点头,笑意也是完全藏不住:“嗯,是我。”

沉默了三秒,焉栩嘉心里的小人顿时咆哮起来: 天哪!翟潇闻居然亲手为我做小笼包了!我有生之年还能吃到了男朋友做的东西!呜呜呜真是太幸福了!!!

“好吃你就多吃点。”翟潇闻看他一脸惊喜的样子,心里头早就乐开了花。

然后焉栩嘉便在翟潇闻期待的眼神下又吃了第二个,第三个……直到食盒还剩下孤零零的一个,他才想起来好像翟潇闻没怎么吃到。

“潇闻,张嘴。”

“啊?”

最后一个小笼包投喂给翟潇闻成功。





“没想到我自己做的小笼包这么好吃!”翟潇闻咽下最后一个小笼包后,还念念不忘其香味,一下子有些后悔让焉栩嘉吃了那么多个,“不行,便宜你了,你得补偿我,我还没饱。”

“嗯?”焉栩嘉看他像个小苦瓜一样眼神幽怨地看着自己,想欺负他的念头涌了上来,“好啊,补偿你。”

然后翟潇闻就眼睁睁地看着焉栩嘉一点点靠近,下一秒就感觉到两片温热的唇轻轻地贴上了自己的唇。

刚开始是温柔的攻陷,接着是侵略性的试探,最后是任君索取的缠绵。原先一直是焉栩嘉在主动,后来翟潇闻便也不甘示弱地回吻他,而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 从没想过和一个人亲吻的感觉如此美好。

两人的气息纠缠在一起,越发难舍难分焉栩嘉的攻势太猛,翟潇闻渐渐觉得快呼吸不过来,身子也有些软了下来,不觉将手环上了焉栩嘉的腰。

正打算更进一步之时,门突然打开了,两人下意识就分开来,而各自脸上的潮红还未褪去。翟潇闻这时候的眼睛有些湿漉漉的,唇色愈发鲜红,让焉栩嘉想把他藏起来,不想让别人看到这样子的他。

“你怎么回来了?”焉栩嘉看向破坏他们好事的赵让,语气冷冰冰的,很是不爽。

赵让都快哭出来了,他只是想回来拿点东西,谁知道会撞上这一幕,太尴尬了,而且他万万没想到,嘉哥居然偷偷脱单了。

“我……我什么也没看到,”赵让这下连拿东西的心都没有了,赶紧退出去关上了门,“你们继续……”

赵让走后,翟潇闻“噗嗤”一下子笑了出来:“你舍友怎么这么可爱哈哈哈……”

焉栩嘉不觉满头黑线,一本正经地说到:“不许说别人可爱。”

翟潇闻愣了愣,反而笑得更大声了,以前怎么没发现焉栩嘉这么幼稚。





“嘉嘉,你寒假什么时候回家?”

焉栩嘉没想到翟潇闻会突然问这个,一下子有些沉默,爸妈常年在国外,很少回来,他从去年开始就不回家过年了,毕竟又冷清,不如不回。

“不回。”

翟潇闻听着突然有点难过,如果焉栩嘉不回家,岂不是一个人在学校过年?他想着母亲说的话,前一秒还不好意思开口,这下倒是一股脑说了出来。

“那跟我回家过年吧。”

焉栩嘉却以为翟潇闻在说笑,转身从床头把水晶球抱了下来,朝翟潇闻晃了晃。

“不用担心我,这个水晶球会保佑我过个好年的。”

翟潇闻看着这个水晶球一直一闪一闪地散发着光芒,除了有些奇奇怪怪的,他还真看不出来这玩意儿有什么特别的。

“我认真的。”

焉栩嘉突然觉得心里有些暖烘烘的,他认真地看了看翟潇闻,然后抱住了他。

“好,我跟你走。”

翟潇闻的嘴角上扬起来。




评论(2)
热度(33)
©Dix-sep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