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x-sept

不想只是风花雪月
还想一起粗茶淡饭
过这人生

【嘉闻】哎呦(玖)

一一一

全是虚设

校园文

勿上升

不喜勿喷

一一一


翟潇闻和焉栩嘉走进翟家大院的时候,翟爸和翟妈正在下棋。

“爸,妈!”翟潇闻显然很兴奋,上去就是两个拥抱,然后才又回到焉栩嘉身边牵住了他的手。

翟爸翟妈: ??????

“这位是……”翟妈想起来之前教儿子做小笼包的那通电话,说是让他带对象回来看看,这该不会就是吧?

“伯父伯母好,我是焉栩嘉,是翟潇闻的……”

“男朋友。”

儿子接过话的那一秒,翟妈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虽然吧,这个小伙子相貌堂堂的,但是吧,和自己想象的如花似玉的小姑娘不一样啊!

翟爸倒是平静许多:“是叫焉栩嘉吧?跟我来一下书房。...

【嘉闻】哎呦(捌)

一一一

全是虚设

校园文

勿上升

不喜勿喷

一一一


“妈,小笼包怎么做?”

“小笼包?你想吃直接去买就好了,别折腾了。”

“可是我想自己做……”

“……”

在翟潇闻的软磨硬泡之下,翟母实在拗不过他,才答应教他:“先说好,好好做小笼包,别把人家给吓跑,过年的时候把人带回来给我们瞧瞧。”

“哪来的什么人,”正喝着水的翟潇闻一下子呛到了,耳朵有些发烫,但嘴上还不甘示弱,“妈,你别瞎说。”

“少蒙我,什么时候见你这么上心过,”电话那头的人说着说着语气都不觉愉悦起来,“开始吧,先和面……”

“好。”


“谁啊?”敲门声响起的时候,焉栩嘉还在半梦半...

【嘉闻】哎呦(柒)

一一一

全是虚设

校园文

勿上升

不喜勿喷

一一一


也许因为是第一次,也许因为对象是你,所以总怕做得不够,想把能给的都给你。焉栩嘉现在就是这样的心情。

于是乎,翟潇闻接下来的一周便很是精彩。

每天清晨,焉栩嘉总会左手豆浆右手油条,脸上挂着迷死人不偿命的微笑,出现在他门口,美其名曰——爱心早餐。光是一句“听说你最喜欢这家的豆浆油条”,就让他浑身的起床气顿时无处可撒,他最后乖乖吃了早餐。

午餐之时,焉栩嘉总会给他只有一荤一素的盘子里塞上满满当当的菜,说他太瘦了多吃点补补。很少有人会关心他吃得怎么样,所以每次看到自己盘子里多出的本不属于他的菜,他还是上扬了下嘴角。他...

【嘉闻】哎呦(陆)

一一一

全是虚设

校园文

勿上升

不喜勿喷

一一一


很快,期末复习周来了。

大学生平日里再过得浑浑噩噩,这时候也总会临时抱抱佛脚,好好度过期末复习周,而图书馆往往就成了大家心中的复习圣地。

然而,位置是真的难抢。

翟潇闻作为一名赖床十级选手,苦恼了。

“洛洛,你明天多少点起床?”

“八点吧,咋啦?”

“图书馆七点开门哎,你不起早点去占位置吗?”

正在逛某宝煎蛋器的何洛洛顿了顿,歪头想了想,便无所谓地摆摆手:“没事,在宿舍就好啦。”

算了,翟潇闻心想,还是多调几个闹钟好了。


周一早上六点半,焉栩嘉手里拿着一袋刚出炉还热气腾腾的灌汤小笼...

【嘉闻】哎呦(伍)

一一一

全是虚设

校园文

勿上升

不喜勿喷

一一一


“小伙子,怎么了?”

“老板,这个水晶球从昨天开始就一直闪一直闪,怎么回事啊?”

“我看看。”

周日本该一如既往,是清清静静的一天。却没想到,幸福街老店在周日还能迎来客人,而且算是半熟的人。

老板接过焉栩嘉递过来的水晶球,扶了扶眼镜,仔细端详了一下。水晶球的确是一直闪一直闪,原本就是透明的,现在却会间歇性的发出淡粉色的光,不知道在预示着什么。他皱了皱眉头,赶紧从抽屉里抽出了一本积灰已久的老书,翻了起来。

焉栩嘉现在头还有些疼,今天一大早就抱着床头的那个水晶球一路狂奔到这,就是希望能好好补救它。自从前一晚的...

【嘉闻】哎呦(肆)

一一一

全是虚设

校园文

勿上升

不喜勿喷

一一一


中午十二点。钟楼。翟潇闻看着一步一步朝他走来的焉栩嘉,有些忐忑的心顿时平静下来。

“焉栩嘉。”翟潇闻开了口,却在对上对方眼睛的一瞬间又失了声,刚刚想好的措辞一下子就乱了。

“嗯?”焉栩嘉见他半晌没动静,还是忍不住出了声,“说吧。”

“只是习惯了。”翟潇闻顿了顿,却没再说下去。没头没尾的五个字,焉栩嘉却听明白了。

不是不疼,只是成了习惯。不是故作逞强,只是习惯了掩饰。不是不需要关心,只是习惯了一个人。笑脸相迎是习惯。不想别人担心也是习惯。

“谢谢。”谢谢你肯对我说这些。焉栩嘉突然就释怀了,他只是习惯自己疗伤...

【嘉闻】哎呦(叁)

一一一

全是虚设

校园文

勿上升

不喜勿喷

一一一


经管学院三年一次的水运会到来的那一日,晴空万里。露天泳池周边早早便围了许多人,而离比赛正式开始还有三个小时。说来也怪,以往的水运会也没这么热闹,或许是正逢各院放假得闲,或许是今日的天气难得一见的甚好,又或许是今年参加水运会的选手颜值出众。

男生宿舍离露天泳池不远,难得一遇的清静早早地就被叽叽喳喳的叫嚷声打破了,就连一向睡意极好的焉栩嘉也被迫乖乖起床了。但他还是有些睡意朦胧,靠在床边看着赵让在这狭窄的地方走来走去:“赵让,你等下是有比赛吗?” 

“对啊,嘉哥,你记得去给我捧场,十点开始。”赵让终于停下来...

【嘉闻】哎呦(贰)

一一一

全是虚设

校园文

勿上升

不喜勿喷

一一一



听说汀园二楼新开了水煮牛肉,于是,焉栩嘉和何洛洛约好中午一起去吃。由于这天早上恰好没有三四节,焉栩嘉看了看手表,差不多到了饭点,就先跑去二楼的水煮牛肉窗口排队。

“这么多人?!”焉栩嘉一直听赵让说新开的水煮牛肉很受欢迎,只不过一直没去尝试,现在看来,这何止是受欢迎,明明就很火爆,“这才几点啊,就排到楼梯口了……”他一脸的无可奈何,只好慢慢地等着。

事实上,因为水煮牛肉的窗口开了两个,而食堂的大叔和阿姨已经是游刃有余,故而焉栩嘉等待的时间并不算很长。终于到他的时候,他就迫不及待地开了口:“阿姨,两份水煮牛肉,不辣。”阿姨...

【嘉闻】哎呦(壹)

一一一

全是虚设

校园文

勿上升

不喜勿喷

一一一


“嘉哥!快醒醒!”赵让轻轻摇了摇焉栩嘉。

“嗯?”焉栩嘉半梦半醒中皱了皱眉头,又翻了个身,背对着赵让。

“快别睡了哥,小道消息,今天的早课有督导。”赵让知道他一向睡得沉、难叫醒,但还是不死心地试图催他起床。

“知道了,你先走吧。”焉栩嘉咕哝了几句,又继续睡觉。

赵让扶了扶额,很是无奈,心里暗暗腹诽: 知道个鬼,翘课就算了,督导也不管了,再优秀的人也不能这样啊,嘉哥对不住了,我已经叫过你了。他匆匆拿了本书就出了宿舍。


“赵让…”焉栩嘉终于醒来的时候下意识叫了一声,却没人回应。“没人吗?...

明明就牵挂,还是暗戳戳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

阿万领奖的时候

++是不是提醒光光还有小翟的💎记得领一下

呜呜呜呜呜呜呜😭😭😭

我想小翟了


©Dix-sept | Powered by LOFTER